Story 創作歷程 Story 創作歷程

日本的藝能,透過與自然的接觸點而得以大成〜從傳統藝能到現代舞台〜

 

從日本的代表性傳統藝能,到各地傳承至今多姿多彩的民族藝能,到活用最新科技的現代舞台,日本博覽將在全國各地舉行多項公演。我們訪問從國立劇場成立之時便參與舞台製作的織田紘二先生,了解其背後的意義、重點、以及與大自然的連繫。

織田 紘二Koji Orita

傳統藝能製作人兼演出家。
「日本博覽會」企劃委員會成員

繼承姿態和聲音的「藝」之國寶

織田先生,您長年在國立劇場與歌舞伎、文樂、能樂等舞台演出有著深刻的關係。在繩文時代是否同樣存在藝能,形成它們的起源?

從繩文時代遺跡出土的土偶,充分保留了古代日本藝能的形式,既有在笑的土偶,也有在唱歌、跳舞、拿著樂器的土偶。它們雖然沒有聲音,不能說話,卻展現了當時人們的「姿態」。

出生於這個時代的我們,透過日語思考、做夢的時候,也在無意識中重現了生來的「姿態」,即使經過無數歲月變遷,仍然不間斷地繼承至今。建基在對民族和國家的理解之上,「姿態」和「聲音」,也就是語言,是非常重要的要素。

日本人重視的「姿態」和「聲音」從平安時代起透過能樂、狂言、歌舞伎、文樂等傳統藝能中繼承至感,作為舞台藝術漸趨成熟。日本文化不只是書寫文字的文化,更是透過耳朵傾聽、雙眼觀看的文化。現代歌舞伎和文樂使用的雖然是近代日語,但其藝術形式是自古至今由演出者等「傳人」繼承至今。在藝能方面,傳人是真正的國寶。

國立劇場50多年來記錄及保存作為舞台藝術上演的「姿態」和「聲音」。在日本博覽會,參觀者將有機會觀看這些貴重的映像,當然也希望各位注目欣賞現場舞台上演的「姿態」和「聲音」。例如,日本刀因為其獨特的彎度,必須用手輕微調整角度才能拔刀。這個彎度是形成武士世界的一個重大特徵,而這種細微的姿態,也毫無遺漏地重現在歌舞伎之中。日本博覽會不只供參加者觀賞,更有充實的體驗節目,讓人彷彿真正成為歌舞伎演員,想像這種「姿態」。

「月雪花」映出的日本人感性

日本藝能在什麼方面展現與大自然的連繫?

創能樂大成的宗師世阿彌之父觀阿彌(1333-1384年)曾表示,「完美的舞台,是在齊集演出者、演出節目及觀眾三者之上,再由當時的天候所決定的」。當時的舞台位於室外,因此因應氣溫、濕度、風等氣象條件的不同,鼓聲聽來、服裝看來都會有所不同。風聲和柴火的火焰,也同樣是舞台的一部份,因此並不只是取材於自然,而是舞台本身也與自然共存。

此外,日本四季秀麗,而在日本博覽會的開幕禮紀念公演標題所使用的「月雪花」一語,正展現了日本人對大自然的感性。正如起承轉合一般,月雪花是表現了音樂和舞台構成方式的語句。原本,從中國傳入的雅樂用語是「序破急」,而中世的日本人則運用大自然的形象,改為以「月雪花」一語表達。

日本博覽會除了舞台藝術之外,還會展出各地傳承的民俗藝能吧。

日本舞可分為江戶歌舞伎舞(日本舞)、京都大阪舞、沖繩組踊(御冠船舞)三大「舞之文化圈」。這是演出者和觀眾明確分開的「觀賞藝能」;與此有別,盆踊等「演出藝能」則在全國各地有著豐富的傳承,並不只是供人觀看,而是讓人能夠一起參加的舞蹈。鬼劍舞和鹿踊等源自信仰的鄉土藝能多姿多彩,各自有其獨特的特色。

日本博覽會廣泛涵蓋「觀賞藝能」和「演出藝能」兩方面,以前所未有的大規模,提供體驗日本藝能的機會,展開各種節目,例如以復興為主題的東北六縣藝能,非常值得一看,我自己也十分期待。希望日本博覽會能成為契機,啟發新一代擔起日本文化大樑的人才,這才是最寶貴的文化遺產。

還有人型機器人登台演出的歌劇等,以與科技共存為主題的實驗吧?

我以前也嘗試過在國立劇場的歌舞伎舞台導入機器人技術,在透明螢幕上映出河童,讓其作出像人一般的動作。隨著時代變遷,現代風格的歌舞伎也面世了。很期待這次的歌劇能呈現怎麼樣的事物,展現舞台藝術新的可能性。

確實很值得期待。最後,您有什麼訊息要給世界各地的人們嗎?

日本是舉世罕見,沒有喪失宗教、語言、歌曲和舞台的國家。我希望世界各地的人們,都能看到、聽到孕育自這個小小島國的藝能,並衷心希望各位前來欣賞。

Text:
Reiko Kado
Photo:
Rika Matsumoto
Close
Menu
Search
Tc